飘墨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9|回复: 5
收起左侧

[诗词赏析] 读《唐宋词简释》笔记

[复制链接]

618

金钱

0

贡献

0

威望

版主

Rank: 3

积分
817
发表于 2021-11-25 11: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於我而言,這是十八年前的舊帖。曾經發在老版的飄墨論壇。重發於此,聊作紀念。辛丑冬日望天記。





读《唐宋词简释》笔记
吾写笔记,实有怀念之风味。青坞读词之情怀,断于世俗之扰扰。非吾之不力,亦非吾之不执着,实吾拘泥未通也。去岁以来,独思历历,师以钱翁论语之良解,反诸孤鸿塘蒲之己身,若有所得,心有所悬,目有所卓,或得不器进退之愚见,忠恕弘毅之微毫。遂坦然处之,力求行以贯之,重温心中之热爱,补习旧日之书籍。吾素好曲词,吟而情往,神思不住,好言高明,每以陶解文饰咄咄。幸于庚辰五月,诵读唐翁简释,多窥词学之途径,章法之来由,情境之化融,声情之妙合。良有所感,偶有窃见,识之书眉。吾自小记性低微,过目辄忘,一二年来,虽诗词之热爱执着悬于胸中,然细致情怀,声情造语,已几入乌有之乡矣。遂重拾简释,温习唐翁妙语,偶观旧日眉批,正可思旧日之己思。故吾写简释笔记,实钞旧日眉批。近日读词,偶有旧日不能到者,杂以其间。故曰吾之笔记,在用心与不用心之间耳。正逢社中聚读简释,身在东瓯,不能亲与讨论,实失之良机,恰逢海客怂恿,故输入电脑,乞社中友人,讨论方正。吾于填词,青坞辍笔至今,每声闻欣往飘墨之友生,露冷风清中庭之独立,心中惶惶惭愧。今日,实望重检风味,近之,则将吟咏吾身之万不得已之感。一杯苦心良言于学习,深切催促于填词,自然善怀,以时笃行之。癸未四月望天。

李  白

菩萨蛮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瞑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此首望远怀人之词,寓情于境界之中。一起写平林寒山境界,苍茫悲壮。梁元帝赋云:“登楼一望,唯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几千。”此词境界似之。然其写日暮景色,更觉凄黯。此两句,自内而外。“瞑色”两句,自外而内。烟如织、伤心碧,皆瞑色也。两句折到楼与人,逼出“愁”字,唤醒全篇。所以觉寒山伤心者,以愁之故;所以愁者,则以人不归耳。下片,点明“归”字。“空”字,亦从“愁”字来。鸟归飞急,写出空间动态,写出鸟之心情。鸟归人不归,故云“空伫立”。“何处”两句,自相呼应,仍以境界结束。但见归程,不见归人,语意含蓄不尽。

海客来函:唐圭璋先生以为“一起写平林寒山境界,苍茫悲壮”。“苍茫悲壮”四字或有疑问。余以为勉强当之,试想登楼遥望,但见暮色如烟如织,庶几苍茫悲壮矣,惟“壮”字之评尚有商榷处。因及“形式大于内容”之说,如此“平林漠漠烟如织”置之此篇,乃有“悲壮”之疑;若出老杜七律则允为恰当。君试析之。

望天回复:《詩論》云:“寫景不宜隱,隱易流於晦;寫情不宜顯,顯易流於淺。”“平林漠漠”一闋庶幾為之解説。平林寒山,景色渾然開闊。唐評“悲壯”,殆重在悲,或受梁元帝賦之影響。“西風殘照,漢家陵闕”或可當之。君之分析,吾頗以爲允。小令之起,寫大景少;慢詞之起,直寫情少,或與音樂有關。反之,則難。然大手筆者,亦常破之,一破則出絕妙之詞。菩薩蠻與解連環在前也。


温庭筠

望天案:唐圭璋先生评韦相词女冠子曰:“韦词结句多畅发尽致,与温词之多含蓄者不同。”此语直中窍奥。韦词结多直言,别致灵婉,淡语而气古,若七绝之结耳。温词多字字为珠,引而不发,其结则如红线贯珠,振起全篇,含蓄不尽。集中若:菩萨蛮其一之“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其四之“青琐对芳菲,玉关音信稀。”、其十一之“时节欲黄昏,无憀独倚门。”更漏子其一之“梦长君不知”、归国谣其一之“谢娘无限心曲,晓屏山断续。”等均此中例。又有下阕始道出情由者,如菩萨蛮其七之“画楼相望久,阑外垂丝柳。”、其十之“画楼音信断,芳草江南岸。”、其十二之“当年还自惜,往事那堪忆。”、其十四之“两蛾愁黛浅,故国吴宫远。”之类。前贤论词,多见温词珠玉之密丽,鲜论结语针缕之含蓄。细味温词结句,见佳句而无章之讥庶几免矣。

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昼峨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此首写闺怨,章法极密,层次极清。首句,写绣屏掩映,可见环境之富丽;次句,写鬓丝撩乱,可见人未起之容仪。三、四两句叙事,画眉梳洗,皆事也。然“懒”字、“迟”字,又兼写人之情态。“照花”两句承上,言梳洗停当,簪花为饰,愈增艳丽。末句,言更换新绣之罗衣,忽睹衣上有鹧鸪双双,遂兴孤独之哀与膏沐谁容之感。有此收束,振起全篇。上文之所以懒画眉、迟梳洗者,皆因有此一段怨情蕴蓄于中也。

望天案:小山重叠,或解小山为枕,或解为屏。沈从文先生以为小山重叠金明灭“正是当时妇女头上金银牙玉小梳背在头发间重叠闪烁的情形”(《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以文意推之,亦可允之。全首均写身上服饰打扮,曷首句却从“枕头”、“屏风”写起。

菩萨蛮

玉楼明月长相忆。柳丝袅娜春无力。门外草萋萋。送君闻马嘶。 画罗金翡翠。香烛消成泪。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

此首写怀人,亦加倍深刻。首句即说明相忆之切,虚笼全篇。每当玉楼有月之时,总念及远人不归,今见柳丝,更添伤感。以人之思极无力,故觉柳丝摇漾亦无力也。「门外」两句,忆及当时分别之情景,宛然在目。换头,又入今情。绣帏深掩,香烛成泪,较相忆无力,更深更苦。看末,以相忆难成梦作结。窗外残春景象,不堪视听;窗内残梦迷离,尤难排遣。通体景真情真,浑厚流转。

海客案:“玉楼明月长相忆”一阙实温作之风格特异者,观其前后《菩萨蛮》可知。先生评《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曰:章法极密。惟细乃能密,亦惟细易伤于纤巧。幸其“层次极清”、“深美闳约”,正见作手。此略论温之一般风格如是。此篇“首句即说明相忆之切,虚笼全篇。”突显“我”之存在,可与“小山重叠金明灭”一阙参看。“门外两句,忆当时分别之情景,宛然在目。”则又拓开一笔。“换头,又入今情。”“画罗金翡翠”眼前实景,然老奴故态,又涉“深美”,遂不协于上阙之颜色音色,于全篇有不称。一结见风情万种。全篇虚实相生,出以疏朗流转之气。(故曰风格特异),“情真景真”,通体浑成,亦庶几当得“厚”字。

望天案:“玉樓明月”闕,愚以爲“渾厚”未之見也。君評之“疏朗流轉”,正適之耳。全闕著“我”太多,景之入情恨為少也,嫌“亂”。雖言之切切,然未成渾然。囊於詞後評之“全篇亂如‘綠窗殘夢迷’,何來渾厚。欲救此篇,可學太白,入情,可學‘小山重疊’,不著痕跡。”亦當時心性之評也。“門外草萋萋,送君聞馬嘶”,一轉真乃好筆。若作五律首聯,亦不輸大家。

更漏子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昼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此首写离情,浓淡相间,上片浓丽,下片疏淡。通篇自昼至夜,自夜至晓。其境弥幽,其情弥苦。上片,起三句写境,次三句写人。画堂之内,惟有炉香、蜡泪相对,何等凄寂。迨至夜长衾寒之时,更愁损矣。眉薄鬓残,可见展转反侧、思极无眠之况。下片,承夜长来,单写梧桐夜雨,一气直下,语浅情深。宋人句云:“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从此脱胎,然无上文之浓丽相配,故不如此词之深厚。

望天案:唐圭璋先生评《菩萨蛮·玉楼明月》阕曰:“通体景真情真,浑厚流转。”上下亦疏密相间。盖真情流露、浓丽相配、疏密相间,又得反虚入浑之法,可称“厚”矣。
又:更漏子,小夜曲也。

南歌子

倭堕低梳髻,连娟细扫眉。终日两相思。为君憔悴尽,百花时。


此首写相思,纯用拙重之笔。起两句,写貌。“终日”句,写情。“为君”句,承上“相思”,透进一层,低回欲绝。

望天案:重,沉着之谓。情真理足,笔力包举。引而不发,一气折下。拙,自然真率。末句尤见之。

梦江南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

此首记倚楼望归舟,极尽惆怅之情。起两句,记午睡起倚楼。“过尽”两句, 寓情于景。千帆过尽,不见归舟,可见凝望之入、凝恨之深。眼前但有脉脉斜晖、悠悠绿水,江天极目,情何能己。末句,揭出肠断之意,余味隽永。温词大抵绮丽浓郁,而此两首则空灵疏荡,别具丰神。

谭仲修评:犹是盛唐绝句。

望天案:《梦江南·梳洗罢》《菩萨蛮·小山重叠》皆飞卿绝诣,其书法能接平原而出妩媚,由此可以想见。

皇甫松

梦江南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人语驿边桥。

望天案:章法可参后主《望江南·多少恨》

韦  庄

《介存斋论词杂著》云:端己词清艳绝伦。初日芙蓉春月柳,使人想见风度。
《蕙风词话》云:韦文靖词熏香掬艳,眩目怜心。尤能运密入疏,寓浓于淡。
望天案:金荃词尤可快观,浣花词全须慢读。拟之情境,入其情思,可得矣。
又:韦相词叙事流走,足当风流二字。
又:韦词结多直言,别致灵婉,淡语而气古,若七绝之结耳。

菩萨蛮

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掩流苏帐。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
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

此首追忆当年离别之词。起言别夜之情景,次言天明之分别。换头承上,写美人琵琶之妙。末两句,记美人别时言语。前事历历,思之惨痛,而欲归之心,亦愈迫切。韦词清秀绝伦与温词之浓艳者不同,然各极其妙。

谭仲修评:亦填词中《古诗十九首》,即以读十九首心眼读之。
施蛰存云:此端己力摹温飞卿之作也。温词玉楼明月长相忆云云。二词同一机杼,工力悉敌,未易轩轾,然终让飞卿逸足先登矣。

望天案:一二句密,三四句入人事而疏。过片密,结入人事,疏。结亦白石“第一是、早早归来,怕红萼、无人为主”之意。

菩萨蛮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炉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望天案:“还乡须断肠”,拙笔。

菩萨蛮


洛阳城裹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柳暗魏王堤。此时心转迷。    桃花春水渌。水上鸳鸯浴。凝恨对残晖。忆君君不知。


此首忆洛阳之词。身在江南,还乡固不能,即洛阳亦不得去,回忆洛阳之乐,不禁心迷矣。起两句,述人在他乡,回忆洛阳春光之好。“柳暗”句,设想此际洛阳魏王堤上之繁盛。“桃花”两句,又说到眼前景色,使人心恻。末句,对景怀人,朴厚沈郁。

望天案:若隐若现,欲露不露,反复缠绵,以理节情,可作“朴厚沈郁”之释。

浣溪沙

夜夜相思更漏残,伤心明月凭阑干,想君思我锦衾寒。    咫尺画堂深似海,忆来惟把旧书看,几时携手入长安。

望天案:怀之不尽,故曰深似海。此首真为个中人语也。落字无不合。过片更深入。结句颇多神韵。上下阕均以推及伊人而结。

应天长

绿槐阴里黄莺语,深院无人春昼午。画帘垂,金凤舞,寂寞绣屏香一炷。    碧天云,无定处,空有梦魂来去。夜夜绿窗风雨,断肠君信否。

望天案:缓慢之笔,惜过片稍有急切。结好,拙重之笔。

女冠子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望天案:此首方是浓淡相间之成功之作。前已言去年今日,故下阕直写今日之事。结句浑厚之至。

补韦词数首:
归国遥

金翡翠,为我南飞传我意。罨画桥边春水,几年花下醉。    别后只知相愧,泪珠难远寄。罗幕绣帏鸳被,旧欢如梦里。

望天案:北归后寄怀之作。结句或有平直之感,过片的确真情一片。

荷叶杯

绝代佳人难得,倾国,花下见无期。一双愁黛远山眉,不忍更思维。    闲掩翠屏金凤,残梦,罗幕画堂空。碧天无路信难通,惆怅旧房栊。

望天案:节奏颇慢。悼亡之词,真情之作。

木兰花

独上小楼春欲暮,愁望玉关芳草路。消息断,不逢人,却敛细眉归绣户。    坐看落花空叹息,罗袂湿斑红泪滴。千山万水不曾行,魂梦欲教何处觅。

望天案:结句别致灵婉。

薛昭蕴

望天案:流传之词,多劣作。唯谒金门一首,可称妙作。

牛  峤
望天案:牛松卿,僧孺之孙,希济季父。松卿词风,三变似之。其艳处,莹艳缛丽,他人不能过也。若入宋人集中,必为三变之垫背,置于花间,玩艳古拙之评,亦间有。前人后人目柳词,动辄言粗俗不堪,论其词史地位,亦仅归于慢词先行者,其间性情家法,鲜有人道。世欤。松卿言情处,擅白描,近于韦。栩庄以为峤微不及希济。峤与希济,实各有擅场。峤能艳而疏之,希济实则清峻深情。希济绿罗裙,确是牛家之词,然峤之望江怨,亦为花间精品。峤白描处,“不语匀珠泪,落花时”(女冠子,落字想象不尽),可以想见。峤艳处,“须作一生拚,尽君今日欢”(菩萨蛮)、“眼看惟恐化,魂荡欲相随”(女冠子)诸词,狎昵至极,其间性情,亦可得哀顽感艳之评。

菩萨蛮

舞裙香暖金泥凤。画梁语燕惊残梦。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  愁匀红粉泪。眉剪春山翠。何处是辽阳。锦屏春昼长。

此首,首句形容服饰之盛,次句言燕语惊梦。以下言梦醒凝望,柳花乱飞,遂忆及远人未归。换头,言勉强梳洗,愁终难释。“何处”两句,更念及远人所在之处,愈增相思;相思无已,故倍觉春昼之长。写来声情顿挫,自臻妙境。

望天案:唐五代北宋之菩萨蛮,多刻细从容、开合自然、层次清晰之作,应与其曲有关。细摹转韵之急,疏以五七齐言,间亦隐有所感。

补峤词一首:
望江怨

东风急,惜别花时手频执。罗帷愁独入。马嘶残雨春芜湿。倚门立。寄语薄情郎,粉香和泪滴。

望天案:起语警拔之景,转入人事,一词一意。急转闺感,深怀远情,倚门而立,心愿切切。全首繁弦促柱,多戛然而转,愈入愈深。结疏缓以深情,情意不尽。

牛希济
望天案:希济于十国春秋有忠孝温厚之佳话。唐主命蜀旧臣赋蜀主降唐诗,众多讽故,希济律云:唐主再悬新日月,蜀王还却旧江山。不伤两国,亦属忠孝。其人性直。尝“以气直嗜酒,为季父所责。”

生查子

春山烟欲收,天淡稀星小。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晓。  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此首写别情。上片别时景,下片别时情。起写烟收星小,是黎明景色。“残月”两句,写晓景尤真切。残月映脸,别泪晶莹,并当时人之愁情,都已写出。换头,记别时言语,悱恻温厚。着末,揭出别后难忘之情,以处处芳草之绿,而联想人罗裙之绿,设想似痴,而情则极挚。

望天案:情境自然交融,一片深情,此时此地,他日轻怜,写出一片境界。结得温厚。侍郎、给事叔侄皆有效韦词之深秀浑然,以此词得之最亲。

欧阳炯
三字令

春欲尽,日迟迟。牡丹时。罗幌卷,翠帘垂。彩牋书,红粉泪,两心知。  人不在,燕空归。负佳期。香烬落,枕函欹。月分明,花淡薄,惹相思。

此首每句三字,笔随意转,一气呵成。大抵上片白昼之情景,由外及内。下片午夜之情景,由内及外。起句,总点春尽之时。次两句,点帘外日映牡丹之景。“罗幌”两句,记人在帘内之无绪。“彩牋”两句,记人在帘内之感伤。人去不归,徙有彩牋,见牋思人,故不禁泪下难制。“两心知”一句,因己及人,弥见两情之深厚。换头三句,说明燕归人不归,空负佳期。“香烬”两句,写夜来室内之惨淡景象。结句,又从室内窥见外面之花月,引起无限相思。

望天案:音节有急有缓。分明、淡薄,妙也。此中相思,自然有味。较“两心知”,进一层矣。

孙光宪

谒金门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白紵春衫如雪色。扬州初去日。  轻别离,甘抛掷。江上满帆风疾。却羡彩鸳三十六。孤鸾还一只。

此首写飘泊之感与相思之苦。起两句,即懊恨百端,沈哀入骨。“白紵”两句,记去扬州时之衣服,颇见潇洒豪迈之风度。下片换头,自写江上流浪,语亦沉痛。末两句,更说明孤栖天涯之悲感。通篇入声韵,故觉词气遒警,情景沈郁。

望天案:二均顿惊,如冷水浇背。冷水浇背出刘体仁《七颂堂词绎》,云:文长论诗曰:如冷水浇背陡然一惊,便是兴观群怨,应是傭言借貌一流人说法。温柔敦厚,诗教也。陡然一惊,正是词中妙境。词绎又云:词中境界有非诗之所能至者,体限之也。二条可相互发明。

望天案:简释于花间词,至鹿太尉临江仙一阕终。吾以为和成绩、李德润摒却选外,终是不宜。成绩之江城子竹里风生月上门、德润之定风波、河传,亦是妙绝动人,犹特德润河传,不减大家之名作。特补录二家词三首。

补:
和凝
江城子
竹里风生月上门,理秦筝,对云屏。轻拨朱弦,恐乱马嘶声。含恨含娇独自语,今夜约,太迟生。

望天案:江城子五首,连章词也,均佳制。“轻拨朱弦,恐乱马嘶声。”写候人入微,可细心体会之。

李珣
望天案:珣人品一流,词笔清疏,于花间,可于温韦后称大家。“强整娇姿临宝镜,小池一朵芙蓉。”(临江仙)工于形容。酒泉子四阕翻丽入疏,河传二阕声情绵渺。“以此结束花间,可谓珪璧相映”(栩庄主人语)。

定风波

雁过秋空夜未央,隔窗烟月锁莲塘。往事岂堪容易想,惆怅,故人迢递在潇湘。  纵有回文重叠意,谁寄?解鬟临镜泣残妆。沉水香消金鸭冷,愁永,候虫声接杵声长。

望天案:情语深透,丽而能流,或开梦窗之先河。(蕙风评德润西溪子、中兴乐云:宋人惟吴梦窗能有此等丽句,愈质愈厚。盖五代人已开其先矣。)

河传

去去,何处,迢迢巴楚。山水相连,朝云暮雨。依旧十二峰前,猿声到客船。  愁肠岂异丁香结,因离别,故国音书绝。想佳人花下,对明月春风,恨应同。

白雨斋词评:一气舒卷,若断若连,有水流花放之乐,结得温厚。
望天案:结句音节宛尔,风流不尽。


李  璟

浣溪沙

手卷真珠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回首绿波三楚暮,接天流。

此首直抒胸臆,清俊宛转。其中情景融成一片,已不能显分痕迹。首句“手卷真
珠”,平平叙起,但所以卷帘者,则图稍释愁恨也,故此句看似平淡,实已含无限
幽怨。次句承上,凄苦尤甚,盖欲图消恨,而恨依然未销也,两句自为开合。下文更从“依前春恨”句宕开,原恨所以依然未销者,则以帘外落花,风飘无主耳;花落无主,人去亦无主,故见落花,又不禁引起悠悠遐思矣。换头,承“思悠悠”来,一句远,一句近,两句亦自为开合,所思者何,云外之人也,云外之人既不至,云外之信亦不至,其哀伤为何如。“丁香”句,又添出雨中景色,花愈离披,春愈阑珊,愁愈深切矣。“回首”两句,别转江天茫茫之景作结,大笔振迅,气象雄伟,而悠悠此恨,更何能已。通首一气蝉联,刀挥不断,而清空舒卷,跌宕昭彰,洵可称词中神品。

望天案:人淡景浓,一层层剥开。风流高华,小令之极品。囊言慢词在清真手,文学音乐结合恰到好处,令词惜无人能当。若中主之词流传能成小卷,则此后之词史或为之大改变,因有令词典范也。

浣溪沙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容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

此首秋思词。首两句,从景物凋残写起,中间已含有无穷悲秋之感。“还与”两句,触景伤情,拍合人物。“不堪看”三字,笔力千钧,沈郁之至,较之李易安“人比黄花瘦”句,诚觉有仙凡之别。换头,别开一境,似断实连,一句远,一句近,作法与前首同。梦回细雨,凝想人在塞外,怅惘已极,而独处小楼,惟有吹笙以寄恨,但风雨楼高,吹笙既久,致笙寒凝水,每不应律,两句对举,名隽高华,古今共传。陆龟蒙诗云“妾思正如簧,时时望君暖”,中主词意正用此;而少游“指冷玉笙寒”句,则又从中主翻出。或谓玉笙吹彻,小楼寒侵,则非是也。末两句承上,申述悲恨。“倚阑干”三字结束,含蓄不尽。

吴梅词学通论以为此词精绝:此词之佳在于沉郁。其顿挫空灵处,全在情景融洽。
望天案:不堪看,拙重之笔。

李  煜
望天案:中主后主之令词,多白描直写之法,故重开合层次。

菩萨蛮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剗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晌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此首写小周后事。起点夜景,次述小周后匆遽出官之状态。下片,写相见相怜之情事,景真情真,宛转生动。“奴为”两句,与牛给事之“须作一生拚,尽君今日欢”,同为狎呢已极之词。他如“潜来珠锁动,惊觉银屏梦”,“眼色暗相钩,秋波横欲流”诸词,亦皆实写当日情事也。

望天案:吾于越剧,素好傅派。梁祝一曲,好听不厌。尝读词至后主“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想象傅唱“梁兄你若是爱牡丹,与我一同把家归。我家有枝好牡丹,梁兄你要摘也不难”之声情,正可相互发明。读孔雀东南飞至“府吏謂新婦。賀君得高遷。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蒲葦一時紉。便作旦夕間。卿當日勝貴。吾獨向黃泉”,感喟无乃近于刻薄,非殉情者当时道也。楼台之会,范瑞娟唱“我,我总不能死在这里”,偏于讽刺而乖情,情境相同。


清平乐

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此首即景生情,妙在无一字一句之雕琢,纯是自然流露,丰神秀绝。起点时间,次写景物。“砌下”两句,即承“触目”二字写实。落花纷纷,人立其中;境乃灵境,人似仙人。拂了还满,既见落花之多,又见描摹之生动。愁肠之所以断者,亦以此故。中主是写风里落花,后主是写花里愁人,各极其妙。下片,承“别来”二字深入,别来无信一层,别来无梦一层。着末,又融合情景,说出无限离恨,眼前景,心中恨,打并一起,意味深长。少游词云:“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剗尽还生。”周止庵以为神来之笔,实则亦袭此词也。

望天案:慢词写法。

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销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挥泪对宫娥。

此首后主北上后追赋之词。上片,极写当年江南之豪华,气魄沈雄,实开宋人豪放一派。换头,骤转被虏后之凄凉,与被虏后之憔悴。今昔对照,警动异常。“最是”三句,忽忆当年临别时最惨痛之事。当年江南陷落之际,后主哭庙,宫娥哭主,哀乐声、悲歌声、哭声合成一片,直干云霄,宁复知人间何世耶!后主于此事,印象最深,故归汴以后,一念及之,辄为肠断。论者谓此词凄怆,与项羽拔山之歌,同出一揆。后主聪明仁恕,不独笃于父子昆弟夫妇之情,即臣民官娥,亦无不一体爱护。故江南人闻后主死,皆巷哭失声,设斋祭奠。而宫娥之入掖庭者,又手写佛经,为后主资冥福。方可见后主感人之深矣。

望天案:愈沉雄愈沉痛耳。后主聪明仁恕云云,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挥泪对宫娥。如何见之。


捣练子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望天案:密。

子夜歌

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望天案:此即菩萨蛮。销魂独我情何限,几可入诗。


浪淘沙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秋风庭院藓侵阶。一桁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  金剑已沈埋。壮气蒿莱。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望天案:晚凉天净月华开,硬转,语词高华。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望天案:起语高横。

冯延巳

采桑子

花前失却游春侣,独自寻芳。满目悲凉。纵有笙歌亦断肠。  林间戏蝶帘间燕,各自双双。忍更思量。绿树青苔半夕阳。

此首触景感怀,文字疏隽。上片,迳写独游之悲,笙歌原来可乐,但以无人偕游,反增凄凉。下片,因见双蝶、双燕,又兴起己之孤独。“绿树”句,以景结,正应“满目悲凉”句。

望天案:非上等词作。写人之思太直,又无后主之开合。满目悲凉,写人直觉,纵有笙歌亦断肠,人之想象。直写人思,用递进之语,反不深厚。

喜迁莺

宿莺啼,乡梦断,春树晓朦胧。残灯吹烬闭朱栊。人语隔屏风。  香已寒,灯已绝。忽忆去年离别。石城花雨倚江楼。波上木兰舟。

此首写晓来梦觉之所思。上片点景。起三句,言啼莺惊梦,帘外树色朦胧未辨。“残灯”两句,写帘内之残灯、残香犹在,人语分明。下片,言灯绝香寒之际,忽忆去年故乡送别之情景,宛然在目,故不禁凄动于中。

望天案:妙词。笔法得当。忽忆去年离别,转得好。

清平乐

雨晴烟晚。绿水新池满。双燕飞来垂柳院。小阁画帘高卷。  黄昏独倚朱阑。西南新月眉弯。砌下落花风起,罗衣特地春寒。

此首纯写景物,然景中见人,娇贵可思。初写雨后池满,是阁外远景:次写柳院燕归,是阁前近景。人在阁中闲眺,颇具萧散自在之致。下片,写倚阑看月,微露怅意。着末,写风振罗衣,芳心自警。通篇俱以景物烘托人情,写法极高妙。

望天案:黄昏独倚朱阑,对照双燕,宛然可思。

三台令

南浦。南浦。翠鬓离人何处.当时携手高楼。依旧楼前水流。流水。流水。中有伤心双泪。

此首怀人词。南浦别离之处,今空见其处,而人则不知何往矣。“当时”句逆入,回忆当年之乐。“依旧”句平出,慨叹今日之物是人非。末句,即流水而抒真情,语极沈着。其后小晏云“楼下分流水声中,有当日高莴泪”;李清照云“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疑眸”;稼轩云“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皆与此意相合。

望天案:婉转淋漓,章法妙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18

金钱

0

贡献

0

威望

版主

Rank: 3

积分
817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5 11: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經與友人論詞的信函(節選),也附錄於此:

信函一:
下午讀片玉詞至卷五小石調《四園竹》:

浮雲護月,未放滿朱扉。鼠搖暗壁,螢度破窗,偷入書幃。秋意濃,閑佇立、庭柯影裏。好風襟袖先知。  夜何其。江南路繞重山,心知謾與前期。奈向燈前墮淚,腸斷蕭娘,舊日書辭。猶在紙。雁信絕,清宵夢又稀。

以爲平常之作,觀喬翁所評:“和緩之作,無人能及。”驚而回味詞境,於上闕稍有所悟,下片而不可得。鈔,始知在我斷句之誤。誤斷作“江南路,繞重山”,成往反之氣。轉而重讀,得喬翁之評逾深。雲月鼠螢,淡入而不著我意,好風襟袖,亦是淒涼之詞而反出。如此寫來,下片若一般詞人,應盡瀟灑搖曳之能,急轉而下。清真雖亦出此意,然“江南路繞重山,心知謾與前期。”仍不緊不慢,且六字調啞,待“猶在紙”急轉,而後平出,急管繁弦,繞梁三日而盡入我之心懷。亦始能知上片之結。雖然上下片結稍涉同式,然淡結容易不覺,可以不以爲大病。此首若與解連環同讀,一和緩一瀟灑,能各得樂趣。清真當時用心未必如我之分析,但四園竹之音樂,蓋能得仿佛。另,此詞平仄互壓,亦能和緩氣勢。
    弟知兄於氣勢之道感受甚深,尤其對此種淡淡寫來之作,敏銳異常。能否談談兄之所見與所見之例,以加我之印象。望天。辛巳十月。

信函二
我以为,词中品味,分为语到,意到,神到。语到之词,措辞精严,韵味以出。意到之词,手法妥帖,情景俱生。神到之词,拙重出之,气象化之,精神出焉,无适无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762

金钱

1350

贡献

0

威望

副站长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16392

飘墨劲旅

发表于 2021-11-25 12: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颇见心思。现在已难这么用心读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933

金钱

300

贡献

0

威望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9807
发表于 2021-11-25 12:5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仔细读了上半,晚上再抽时间仔细读下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万

金钱

550

贡献

0

威望

超级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8942
发表于 2021-11-25 15: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读之后,掩卷深思,犹有再细品之必要,宛如伯牙之三种境界”技艺高超、天籁之音、出神入化“,今摘录最后一段,与大家分享:词中品味,分为语到,意到,神到。语到之词,措辞精严,韵味以出。意到之词,手法妥帖,情景俱生。神到之词,拙重出之,气象化之,精神出焉,无适无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830

金钱

550

贡献

0

威望

版主

Rank: 3

积分
7770
发表于 2021-11-25 17:4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给苏老师100个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服务支持:DZ动力|飘墨诗词论坛  

GMT+8, 2021-12-4 06:03 , Processed in 0.12414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