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墨诗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04|回复: 0
收起左侧

《飘墨》卷六 (《飘墨集》卷十一)

[复制链接]

6071

金钱

1000

贡献

50

威望

副站长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10676

飘墨劲旅

发表于 2014-7-8 09: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尼尔根 于 2014-7-8 09:25 编辑

《飘墨》 卷六 (《飘墨集》 卷十一)
   

【飘墨诗词选 十一】


  胡新欣     三首
  罗  明      五首
  顾凌云    二首
  海  客      三首
  竹  馨      四首
  黄建明    一首
  刘  航      三首
  樊俊峰    二首
  尚  磊      一首
  澹  如      三首

【诗林采英】
          民国诗人略览之六  陈隆恪
         概述•诗选
【诗词常识】
          词调的異体与变格
【诗话臆评】
          四溟诗话
【後    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飘墨诗词选  十一】


胡新欣

"游食"无定戏作
鸣腹日中意转迟  何支瘦骨但有诗
庖厨孰与蓬山远  我自优游寄所思

夜来鼠走梁间足音飒沓戏作
栖身斗室无宾主  中夜循声相尔汝
雷过庭深俱胆寒  雨收墙湿共愁睹
翮铩我自避频争  足健尔何趋太苦
蝴蝶翩跹复往还  时时相累奏宵鼓

近闻赣、桂二抚坐赃见执
年来方镇两倾颓  叹息鸱枭系组圭
犹有曲江周仆射  黔山斜狭醉歌吹


罗  明

杭州读诗笑指同社用刘伟五律韵
读苦新诗体  堪怜老将心
三年闻古调  独自任春阴
怀病效西子  吞声寂北林
如何为此意  无计发清吟

        孔林
为访圣人府  轻车逐落晖
繁荫翳华藻  文气蔚然飞
鹊噪犹闻过  鸦啼敢饰非
至今孔林羽  不宿园外枝

  访保安寺并听经
十里寻清境  随缘入释家
香风熏贝叶  旧衲映莲花

  积作得万字有感
问道十二载  存盘一微尘
万言曾积作  七步偶成文
病句吟来苦  造车多闭门
烦忧今相扰  肃杀志当存
孤陋当何就  将游慰此身
曳衣去千里  弱水莫沈沦

        阙题
今试岂非旧科场  嚼章断字或相当
八股臭文令志短  几番傲气逞清狂


顾凌云

        水调歌头
春雨楼头住  犹忆昔时箫
瀛洲古调何在  离愁总难抛
云树沙堤依旧  只是而今憔悴  归去似渔樵
破笠芒鞋处  疑做杏花桥

湖心岛  流霞阁  钱江潮
想银筝伴诗赋  金盏劝珍肴
还记红泥煮酒  醉里菱歌欢语  此际已魂销
无奈长亭柳  又满绿芳郊

        满庭芳
轻卷珠帘  小车过处  断桥清冷初春
几番风雨  萧瑟正黄昏
犹见红梅数点  谁怜取、寂寞芳魂
空留得  横斜疏影  枝上惹啼痕

新愁君莫问  当年欢趣  唯馀金樽
旧游应在否?不信前尘
回梦如煙散尽  却误了  菱镜中人
侬今瘦  拥裘自暖  扶槛看行云


海  客

送袁志扬兄之乐清
我来君又去  今日浙江滨
更向乐清县  依然落魄身
残云连夜雨  新柳隔年春
回首溪滩上  交情久最真

        其二
十四年间事  黯随流水东
夷犹当夏雨  容易又秋风
顾我青衫湿  怜君笑语空
飘飘从此去  雁荡正茏葱

        其三
四年故山北  一去故山南
剡曲梅花古  清江雁影涵
前程看积水  後会待晴岚
执手言无尽  《阳关》唱已三


竹  馨

        冬日思
怅思春日久徘徊  折柳何处随意栽
笔底流连撩愁绪  窗前寂寞冷诗怀
灰天漠漠灯无力  秋蟋凄凄草益衰
风碎叶残伶仃落  《六出》忍将落红埋

        江城子
小园微倦倚栏杆  流水逝  落红残
不见香车  懒起捣朱丹
对枝空酌人空瘦  浇愁事  料应难

紫竹渍尽泪痕斑
旧情伤  漫夜寒
珠湿枕席  几度又吹干
长悼落红无人问  失意处  总一般

        蝶恋花
小园慵修瑶草厚  踏遍雨痕  独把残花嗅
燕分不见啄泥久  归楼独自听更漏

一夜风雨群芳瘦  晨起推窗  珠帘还依旧
思泪浸得春泥透  断肠人倚雕栏後

        沁园春  吊梅花岭
昔日扬城  百户珠帘  十里春风
呼当垆少妇  清歌为饮
  待茗儒子  新雪试烹
锄罢织闲  茶馀饭後  吴音相媚伴箫笙
尤更喜  闻书声琅琅  髫龄初蒙

怎料一朝兵征  教碧波空荡月无声
惜雕屋画堂  空馀蛛网
  古桥红药  寂寞独萌
伤尽生灵  亡城依旧  梅岭枉受武穆封
终堪叹  博青史忠义  涂炭民生


黄建明

        雨霖铃
萧萧风裂  倚阑干处  少年悲切
瑶筝奏起飞絮  忧伤往事  堪与谁说
遥想当年把酒  竟无语凝噎
向天地  千丈豪情  更胜惊涛卷霜雪

之江又生秋时月  怎能消  壮志云煙灭
愁来酒醉推树  闻桂霭  不知宫阙
莫任平生  徒使良辰好景虚设
更叹尽  万古风流  历眼中人物


刘  航

        无题
冷雨风相伴  红妆镜中寒
试喉清音婉  依韻漏声残

        其二
淡月青霜地  秋风尔许多
吹衾不能寐  起看夜如何

        其三
去年人不见  行顾总伤心
繁花映风色  泪雨洗清明


樊俊峰

        抛乐球
昨宵残月独蹒跚  今夜严霜湿高栏
欲起西风花影动  入肠清酒彻心寒
且莫思归去  长歌夜尽好登山

        酒泉子  泛舟
轻解罗绳  独放兰舟向晚
霜叶红  清风静  塔影寒

谁家玉笛绕朱栏  犹在断桥柳岸
渐斜阳  南飞雁  过孤山


尚  磊

        念奴娇
黄昏来雨  只怱怱若把  残花催促
更打红颜人憔悴  黄叶纷纷满路
坐守相思  闲追往事  好景应如故
却不过是  更新回忆些许

梦中且尚从容  犹看年华  似水无著处
剗地秋风生寂寞  省了诸般情绪
云淡星稀  长笛忽起  依旧当年曲
醉邀明月  翩翩为我起舞


澹  如

        汉宫春
遍地清寒  趁角声催晚  渐逼芳尊
杜鹃枝上  细叶未解伤春
春风不住  到秋来  裁断吟魂
生怕见  流光絮影  转来轻认萍根

却把阑干回避  算千山易赋  一语难温
暗将乡愁换了  莲麝丝尘
相思如贯  数几环  浅怨深恩?
是新梦  被他明月  多情刻了旧痕

        凤凰台上忆吹箫
似水流年  如花坠梦  不关春短春长
过几番风雨  还在他乡
燕子归来记否  将去路、种遍垂杨
应惊看  匣中秋水  都落冰霜

斜阳  层楼独上  相知最深时  容易相忘
便鲛珠成斛  碧海难量
更哪消人间事  朝锦瑟  记取凄凉
只无奈  辜负啼鹃  苦说兴亡

        念奴娇  闻笛
霏霏红雨  和霜风吹起  空中愁屑
犹恐飘零惊客梦  更向梦中轻别
凝水成眸  回波化碧  铅淚如春雪
平阳曾赋  至今幽恨未歇

只是白纸苍生  华年锦瑟  能值几番说
说不过春来春去  重到刘郎情怯
莫倚楼、任阑干闲照  千古伤心月
梅花不语  一声玉笛吹裂


【诗林采英】

  民国诗人略览之六  陈隆恪

        概述

陈隆恪(一八八一——一九五六),字彦和,江西义宁(今修
水)人。光绪三十年留学日本。民国元年夏,毕业於东京帝国
大学回国。隆恪为陈三立次子,年十七,即侍父母居南京散原
精舍。兄衡恪、弟寅恪、方恪,都能诗,而与三立诗倾向不同
;惟隆恪诗酷肖三立,能传衣钵。三立晚年年事已高,遇朋辈
求诗,常命代笔,所以有署名三立之诗而不载于《散原精舍诗
》集中者。但隆恪诗自写嵚坎历落的情思,抑塞郁结的怀抱,
反映晚清以来的世道,并非限於艺术上效法其父,而艺术亦仍
有其独特风格。有《同照阁诗钞》。

(传略及诗选据上海书店出版社一九九一年版《中国近代文学
大系 诗词集二》,钱仲联主编。)


        诗选

长沙将见六弟於旧抚署计侍先祖去此二十年矣
抚念今昔怆然有感
风云开济几人存  万古灵标照棘门
落淚层楼温梦寐  攀天双桂拾秋痕
廿年兴废供弹指  往事迷离共断魂
改服康屯知继起  西山葱郁护朝暾

【注】六弟:即陈寅恪。棘门:同戟门,古时王者外出,於野
地行舍前插戟为门,故亦为宫门别称;唐制度三品以上官员亦
得于私门插戟,因称显贵之家。攀天句:原诗下自注云:"东西
院内各植桂树一株,大可合抱。童时常与诸弟嬉游其下。"


丁巳元日遣怀
迭嶂开晴照  寒丛孕早春
林深人意远  村隘鼓声频
变俗知何世  埋忧有细民
襟期聊自许  终负鬓毛新

【注】丁巳:即民国六年。细民:犹言小民。襟期:抱负,志
愿。


清明夜半骤雨不寐感近事作
反侧惊悬霤  烦忧倂一吁
乾坤蛮触战  风雨梦魂孤
苟活输螳臂  危机捋虎须
未能安枕席  灯焰已模糊

【注】霤:(屋檐)滴下的水。《汉书 枚乘传》:"泰山之霤
穿石。"蛮触:语出《庄子 则阳》,喻因细故而引起的争端。


病中夜感
高枕发鬅鬙  蚊雷四壁腾
一瞑支瘦骨  万念护残灯
甘旨惭无措  浮沉谢不能
着鞭争过隙  零落数亲朋

【注】鬅鬙:毛发乱貌。甘旨:美好的食品。後多指奉养双亲
之词。任昉《上萧太傅固辞夺礼启》:"饥寒无甘旨之资。"


楼望
坐拥危楼制薄寒  倚栏情绪近花残
归云作雨低昂久  缺月衔山去就难
一角风煙三径晚  万方歌吹几家欢
迂生那解苞桑计  商略糟醨腐肺肝

【注】去就:就或不就,从或舍。《大戴礼记》:"是故君子慎
其所去就。"三径:陶潜《归去来兮辞》:"三径就荒,松菊犹
存。"苞桑:亦作包桑,根深祗固的桑树。《易 否》:"其亡其
亡,系于包桑。"糟:酒渣;醨:薄酒。


除夕
寂寞守江城  生涯借酒荣
庭虚埋夜气  树秃让风声
蝉翼人情重  鸿毛性命轻
为谁颠倒尽  岁月去分明

【注】蝉翼:喻微薄不足道的事物。《文选 屈原〈卜居〉》:
"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颠倒:错乱(多指心神)。


闲步
酒薄不成醉  遨游万事轻
春光初借绿  波意欲添晴
袖手沈鸥梦  飘愁失雁声
周旋无尽日  野吹踏歌平


登天保城同六弟
盗寇英雄两寂寥  勒名隆碣掷青宵
风云不换龙蟠势  勋伐终符麦秀谣
眼底陵封淹草色  巗前王气长松苗
悄然执袂嬉山险  欲起山灵证六朝

【注】天保城,在江苏南京市东,为太平天国保卫天京之要塞
。勒名:刻名。麦秀谣:《史记 宋微子世家》:"其后箕子朝
周,过故殷虚,感宫室毁坏,生禾黍。箕子伤之……乃作《麦
秀》之诗以歌咏之。"


雨夜枕上作
山昏缥缈结云平  裁作残宵一片声
壁蘸天光明破碎  枕凉夜气伏纵横
微鼾初殉茫茫世  信宿都迷窈窈情
鸡唱蛙鸣扶梦尽
独擎肝膈养虚清

【注】信宿:连宿两夜。毛传:"再宿曰信;宿,犹处也。"肝
膈:同"肝鬲",肺腑、内心。


十月十五日夜步月阶下
寂寂人留影  遥遥犬吠声
乾坤初入定  星月已成盟
丧乱持文字  周旋役性情
啜醨能共醉  何以报平生

【注】入定:佛教谓静坐致心无有杂念而入禅定。


莫愁湖茗坐
芳草合围来  轮蹄小径开
破山缝远照  剩水吐高台
气象迷青史  风流葬死灰
独怜凫逐队  何以燕重回?


洞庭舟中感怀
洞庭波暖草如烟  一梦惊回二十年
恸哭九原倾汉室  烦冤三户戴秦天
云心不乱游风外  春色难成落照前
此日君山同寂寞  独分眉黛下楼船

【注】烦冤:烦躁愤懑。杜甫《兵车行》:"新鬼烦冤旧鬼哭。
"云心:谓心闲散如云。元稹《酬孝甫见赠十首》:"去住云心
一种闲。"


中秋前一日雨霁独步公园遣怀
人先佳节到园中  雨后宫墙黯旧红
助虐灵柯休作势  逢辰浩月岂逃空
未关诗句吟秋少  定有云鬟湿雾同
溅泪篱边花自了  不堪谈笑听哀鸿

【注】不堪句:原诗下自注云:"时畿辅水灾,故末句及之。"



【诗词常识】

  词调的異体与变格

唐宋词调中,有些词调是由曲调移调变奏来的,它们属於本调的
异体变格。所谓移调变奏,即将令、引、近、慢等本调改变其宫
调、旋律、节奏,推出新调和变体。如本调《木兰花令》的变体
有《转调木兰花》、《减字木兰花》、《偷声木兰花》、《摊破
木兰花》四调。

转调又称转声、移调、过腔。 戴埴《鼠璞》:"今之乐章,至不
足道,犹有正调,转调。" 在音乐上即"移宫换羽",其类有三:
其一为转换宫调而不变动字句,"字句虽同,音律则異"(《词谱
》),如李清照《转调满庭芳》(小阁藏春);又如姜夔有《湘
月》,自序曰:"予度此曲,即《念奴娇》同指声也。於双调中吹
之。凡能吹竹者,便能过腔也。" 指吹笛的指法可高一孔,或低
一孔,指法稍变,腔调即異。过腔或称为"自过腔",与"自度腔"
不同,後者即所谓自度曲,最早见於《汉书•元帝纪赞》:"元帝
多村艺,善史书,鼓琴瑟,吹洞萧,自度曲,被歌声。" 其二为
转换宫调亦变更字句,"摊破句法,添入衬字,转换宫调,自成新
声"(《词谱》),如张先《转调虞美人》。其三为转换宫调,不
变字句而变叶韻,如《贺圣朝》本调叶仄韻,《花草粹编》卷四
《古今词话》引无名氏《转调贺圣朝》改平韻。

宋词转调对後来的南北曲亦有影响,《词谱》卷十三陈亮《转调
踏莎行》调下注:"宋人精於音律,凡遇旧腔,往往随心增损,自
成新声。如元人度曲,或借宋人词调偷声减字,名为过曲者,其
源实出於此。"

犯调亦为移宫换羽方式之一,但转调是整曲由一个宫调转至另一
个宫调,犯调则是一个曲子内两次转调,即一曲而用两个以上宫
调,如姜夔作《凄凉犯》,自注云:"仙吕调犯商调。"作词用犯
调始於柳永,盛於周邦彦。《词源》卷上《律吕四犯》举犯调有
宫犯商、商犯羽、羽犯角、角归本宫四类。

南宋词人好以集曲之法合成新调,称为词调相犯,取原有旧调之
断章片句组合成曲。吴梅《南北词简谱》卷五论集曲之法:"盖集
曲之法有二大要点:一为管色相同者;二为板式不冲突者。他如
音调之卑亢,次序之整理,皆当研讨者也。但其法可言,其妙处
则不可说矣。" 词调相犯者多从调名可看出,如陆游《江月晃重
山》前二句用《西江月》,後二句用《小重山》,以两调合成一
片:吴文英《暗香疏影》以姜夔《暗香》上片,《疏影》下片合
成一调。

至於摊破、促拍、减字、偷声,在《飘墨》卷一中已有介绍,兹
不赘述。此外有叠韻、改韻,虽乐律与腔调依旧,也成一种变格
。叠韻即将本调重叠一遍,由小令叠为长词,如柳永叠用毛文锡
《接贤宾》另名《集贤宾》,周邦彦叠用王铣《忆故人》另名《
烛影摇红》,贺铸叠用《梅花引》另名《小梅花》。

改韻有两类,一为本调原无定格,随意押平押仄。李清照《词论
》:"近世所谓《声声慢》、《雨中花》,既押平声,又押入声。
《玉楼春》平声,又押上、去声,又押入声。" 此类词调尚有《
忆秦娥》、《柳梢青》、《多丽》、《雨霖铃》、《霜天晓角》
等;一为原有定格,後为谐和声律而改动旧韻,如《满江红》本
押入声韵,姜夔以为不协律,另创平韵《满江红》。


【诗话臆评】

  四溟诗话   明 谢榛著 宛平校点 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九八年。

        一

  三百篇直写性情,靡不高古,虽其逸诗,汉人尚不可及。

  自古诗人养气,各有主焉。蕴乎内,著乎外,其隐见异同,
  人莫之辨也。……学者能集众长,合而为一,若易牙以五味
  调和,则为全味矣。

〖评〗茂秦以为诗以气格为主,诸家所养不同,致各有气派,各
有家数。若能於盛唐十四家集中之最佳者"熟读之以夺神气,歌咏
之以求声调,玩味之以裒精华",及乎成家,乃能格调高古,乃能
於"十四家又添一家","如蜂采百花为蜜,其味自别"。茂秦论诗
重格调,倡言复古,盛推唐人,以为"文随世变","今之学者"虽
"有意於古,而终非古也";然取径较宽,虽仍排宋诗,已不限盛
唐。其"直写性情"之论,不同於李梦阳辈步趋古人,乃致"古人影
子"之讥者;亦異於严沧浪"与古人争似",欲成为"真古人"。


        二

  作诗有专用学问而堆垛者,或不用学问而匀净者,二者悟不
  悟之间耳。……

  自然妙者为上,精工者次之,此着力不着力之分。

〖评〗
茂秦以为"诗有天机,待时而发,触物而成,虽幽寻苦索,不易得
也",然其间亦有规律。若能熟味唐诗,"由乎中正,纵横於古人
众迹之中","充其学识,养其气魄","其枢机自见矣"。故有两类
好诗:不着力自然而妙者,着力而精工者。"妙而纯,工而浑,则
无适而不可也","悟而且精,李杜不可及也"。诗之病常在"思未
周处",故须"数改求稳",久而後能"一悟得纯"。故曰"诗不厌改
,贵乎精也"。


        三

  夫情景相触而成诗,此作家之常也。或有不拘形胜,面西言
  东,但假山川以发豪兴尔。

  观则同于外,感则異於内,当自用其力,使内外如一,出入
  此心而无间也。

〖评〗
作诗本乎情景,"景乃诗之媒,情乃诗之胚"。情景"孤不自成,两
不相背"。然"景多则堆垛,情多则暗弱"。点景写情各有所宜,欲
"情景俱工",需"情景相适","联必相配,健弱不单力,燥润无两
色";且不宜逼真,"写景述事,宜实而不泥乎实",妙在似是而非
之间,如镜花水月。茂秦於情景二者发明特多,杜约夫曰:"子能
发情景之蕴,以至极致,沧浪辈未尝道也。"是也。


        四

  诗有可解、不可解、不必解,若水月镜花,勿泥其迹可也。

  体无定体,名无定名……措词短长,意足而止;随意命名,
  人莫能易。所谓信手拈来,头头是道也。

〖评〗
诗之工拙两存乎心,故读诗贵乎以我为主,断章取义无碍也。"诗
不可太切",读诗如此,作诗亦然。茂秦屡言"意随字生","题外
命意","窘於法度,殆非正宗",以为"诗有不立意造句,以兴为
主,漫然成篇,此诗之入化也"。若"过於体贴","加之形容,古
体变矣"。又"贵乎同不同之间:同则太熟,不同则太生"。茂秦"
排比声偶,为一时之最"(王世贞《艺苑卮言》),擅近体,尤精
五律,惜乎矫枉常过其正,亦有明一代之通病也。


【後    记】

本卷《飘墨》在诗词选中采用了不少新人新作,其中或有可待商
榷之处,但亦各有所长,为飘墨添了一番新的气象。各栏目未作
增删:"民国诗人略览"所选陈隆恪中期诗作十余首,大致能反映
诗人的艺术风貌。编者所注多有疏漏不当,留待方家指正。"诗词
常识"参考了吴梅《词学通论》与吴熊和《唐宋词通论》(浙江古
籍出版社,一九八九年出版)。"诗话臆评"於《四溟诗话》中择
一二要者浅释,希望能以小见大,对读者有所裨益。


                                            编者   谨识
                                              辛巳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服务支持:DZ动力|飘墨诗词论坛  

GMT+8, 2019-6-18 10:47 , Processed in 0.09240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